• 三月的雨 - [发小趣事]

    2009-04-23

    北国的三月,也开始下雨了,当然这指的是农历的日子。夜里,不免又想起过去的那些多雨的日子,那些雨水多得总也沥不干净的川北小镇。记得,那还是79年的春天吧。那是一个全体中国人都在蕴积巨大能量改变那多少年都没有能够改变的命运的年代。那一个春天,比起78年底的那次重要的历史性的会议,不免让人感到心烦意乱。

    也许是儿时看得“毒草”过多的缘故,只记得很小很小的年龄时就在老的指挥部边的那一座单身宿舍楼里,就因为要去找父亲,偶然间遇到几位风华正茂的年轻人(当时应该叫他们叔叔阿姨),由于大家都忙于工作,为了安顿我等,便有一人拿来小人书给我们看,记得那还是第一次看到古装的小人书呢,小人书写的画的都是才子佳人的故事,后来才知道,那就是京剧里苏三起解的故事,难怪有阿姨说,“别说这儿有小人书看呀”,那时,只记得那是我看到的最好看的一本小人书了。毒草就是好,比起女人是老虎的忠告,我觉得那毒草大概就是今天的优美爱情故事吧!不过那书也不能多看,多看了,便会经常地浮想连篇,白天里也会做出一些好梦来的。

    从这时起,好像已经发现邻里的小小女生,经常地与别的男生单独在一起了,经常,真的!到79年的春天,那女孩已经学习成绩大不如从前了。是不是与ZHANG姓的男生有关,不得而知,但我知道,女孩已经不简单了。其实没有约会是不可能的,青春期呀!很正常。只是我觉得,那女孩离我很远,永远也不会与我有任何的联系。。

    一本本关于数学与物理学方面的学习用书,是科技大会后从北京带回来的。我现在还特别地感激那仅仅比父亲小一岁的叔叔。那时,谁人不把资源留给自己的孩子,但那位叔叔就没有,也许他更有远见吧,认为能够把书送给我,是更加物有所值的做法。15岁时的女生,一定有很懂事理的了,那时我就离开二所回安徽那小城市了。没有办法,这是命运的安排。后来我发现,我一路走来,却是儿时注定的要与命运不断地抗争!有时自己也怀疑,为什么这样,你有这份潜力吗?!天知道。

    那女孩好像知道我要离开二所了,是不是后来如她所说的那样,当时真得是为了再送我一下,那时,没有说一句话。因为话语全属多余,只要有心感应,我知道,我们总还是会再见面的。。。

    时间过得让女孩子们十分地恐惧地快。一转眼,我和她都是奔5的人了。上一次,我还与一位文工团长刘国建说,我们真应该好好写写,把革命的浪漫主义和革命的英雄主义很好地结合一下,写出一部好的剧本来,以馈大家。突然想起来,我那位一点也不浪漫的小朋友,现在也已经徐娘半老,没有什么可以让人感悟爱情故事了。

  •       高考已经结束了,北京的天空又晴朗开来。咱们国人,一生大凡都受两次高考的折磨,一次是自己,再次是孩子。我渡过的那些日子,如果写成书,也大概得有一厚本吧。刚刚与李志义(就是小老虎)通过电话,也与范爱珍上网聊过,其实现在的情况真真是孩子很难,父母也很难。考试一生,都到了这一份上,也还有很多的学者要考试,要为正高的职称去费神!没办法,这是中国。一路开车飞驰,不知不觉到了玉泉山下,突然看到了路边众多的小摊,堆满了红红的樱桃!我突然下意识地一脚将车停在了路边,任自己的思绪飞向遥远的四川,那也是一个五月天有大量樱桃出产的地方!

         北方的樱桃与四川的樱桃大有不同,北方,由于水土和阳光的缘故,樱桃好像都悠悠地长得特别结实,多数都是如火焰一般地红!个头也如北方姑娘一样,虽然算不上婀娜,但却很有质感。四川的樱桃多细软金黄,皮薄味甘,味道与北方的樱桃相比,我感觉,北方的要甜,南方的则有一点酸。其实樱桃生长的适宜纬度主要还是与苹果的生长纬度相似,大连的海边到终南山下,都是好地介儿。山东山西到陕西再到四川的龙门山都是生长樱桃的好地方。但樱桃需要小环境,有一首歌唱得好:樱桃好吃树难栽!而四川北川安县则是理想的南方小樱桃的理想产地了。

         

  •     听弟弟打过来的手机,说是可能永安就是北川的新县城了,心里真是说不出来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     那六月积雪的九项山下,是永远的精神家园。记得很早的时候,第一次从她那儿看过一本《小布头奇遇记》,还有《小黑鳗游大海》,总觉得那听着老式红灯电子管收音机里放着《闪闪的红星》的小喇叭节目悠悠的日子很长很长。十五岁真是一个让人困惑的年龄呀,那时候孩子们都是随着大人们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走到一起来了。走到哪儿不好,非去那大山沟搞空气动力。现在都拼命地向大都市挤,自己也是那挤进北京的一位呀!呵呵。可是那山中毕竟有过老一代人的奋斗和梦想。有时候,自己也多血质地下定决心,应该回到那父亲战斗工作过的地方,眼下这30年军龄的日子却不饶人地飞快地过。眼下真正格格放弃城市生活远赴深山搞什么基础性科研的人还有多少呀,且不说这眼下更像是一个喜欢作秀的时代呀。有一次,我带着两人去科学城,在小刚的鼓动下,还是去了那充满怀念的老地方,那地方应该是我的灵魂寄托之地吧。2000年见到她的时候,想一想,自己还是那么地一往情深,倒觉得像是一个永远也长不大的孩子,永远都需要儿时的伙伴,那就是幸福。有时,想一想自己也带了那么多年的部队,多少次地把司令灌输的“慈不掌兵”的经验反复念叨,但却始终没有能够以严厉的风格管束过部属。有时候也有意思,一想着自己那浪漫有余的作风,怎么能够把一伙在世界上都要求素质极高的人群带出去执行特殊的使命,又要到很远的地方呢。但是我始终心中有数。想着过去现在将来的我,见着近在眼前远在天边的她,却是无比的陌生...... 就在与她握手的一刹那间。我突然间想到一句不够新鲜的老俗话:女人总是爱一个就想嫁一个,可男人就是娶再多,也只爱第一个女人。其实根本就不是这么一回事,因为遥远,原有的爱情也就慢慢的淡淡的离我们而去,其实只有眼前的伊人可能才是男人的永存。所以,当见到她的时候,才觉得那一切都因为真实而使人觉得一切都不是那么高高的清纯,以后便有其他男生的说法:女生们都老去了,看着也不着眼呀!是呀,眼下这40 多岁的女人,能够让路人着眼一看,那也是真不容易啦!

  •    四川各地一般都有当地的鬼怪神话。永安就有两个狐狸的故事,而且这两个狐狸还制造过一起轰动九顶山的爱情故事呢!(未完请等待)
  •  ----思念那些本来应该还在读书的孩子和正在教书的灵魂工程师们

    为什么呢

    为什么呀

    为什么啊

    为什么要让那还没有走出大山走出北川的孩子们来承受那来自大地深处的苦难

    为什么没有坚固的牢固的永固的房子可以让老师和孩子永远也不要在地震时逃难

    为什么作为一个孩子还要从小就为这突如其来的悲哀伤害

    我们的官员们呀我们的建筑商们呀我们的监理师们呀

    难道你们就没有童年的美好祈盼

    难道你们就不爱自己的如花儿女

    为什么不用世界上最坚固的标准来规范学校的设计

    为什么不用世界上最严格的监理来控制楼房的质量

    为什么不用世界上最负责的态度来实施工程的建设

    此时,我真得很不明白!我们有88层的金茂大厦,有新颖别致的“鸟巢”,有排列成行的地标,有数不完的五星级酒店

    可是我们只需要一座钢结构的学校

    如果我是一名孩子,那我就能够在那钢包般坚固的楼房里安心地上学,再也不要在学校里演练逃生的需求

    如果我是一名老师,那我就能够在那铜钟般牢靠的教室里怡然地教学,再也没有从黑板前护送生命的必要

    如果我是一名家长,也许会第一时间让还没有上学的孩子们也赶到学校

    即使再有9级的地震,那里也都是最安全的地方

    即使世界上还矗立一座建筑

    我也希望那指引大家伫目的高楼

    就是我心中向往的学校

     

  • -----谨此献给那些因地震而远离我们的老师和孩子们

     

    我从不想当老师

    这职业太清苦

    那一份残薄薪水从没有让人留下过一丝羡慕

    可是我总想当一辈子学生

    在我最困惑的时刻

    有老师来安抚心灵

    让我度过最年轻的时光

     

    我不愿意当老师

    这工作太乏味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

    可是我总想当一辈子学生

    在我最渴望的时候

    有老师来指点迷津

    去知识的海洋翱游

     

    我不能够当老师

    这生活太单调

    教室讲义和图书

    早已化作永恒而静止的符号

    可是我总想当一辈子学生

    在天底下最危险的时刻

    有如山的师恩在上

    给予我大爱如天的庇护

     

    我没当上老师

    或许是错过成为一名老师的机遇

    几十载人生跋涉

    已经成为一名挺拔的军人

    那也是老师所希望的人

    当祖国需要我的时候

    也能像勇士一样

    置生死于度外

    与老师们一道

    拯救那些还需要老师们的孩子

     

    我真的想成为一名老师啊

    如果我曾经是一名老师

    我也许就能够用那沾满粉笔末的双手

    去定格危险降临的时刻

    去支撑那旋转颠倒的天空

    给孩子们再多出一秒钟

    有一个远离死神的瞬间

     

    天堂

    也许是洒满阳光的地方

    可天使们还没有机会告诉我

    那里会不会还有我的老师

    她们也和我的老师飞走了

    只是隐约地记得

    记得我的一位病重的老师说过

    没有能够教给你们什么

    耽误你们了!孩子

    我实在是忍不住了

    我真想大声地说

    您教会了我们爱国-做人

    这已经足够足够足够了